徐伯黎
   在萬里的強力推進下,小崗村實施了“大包乾”,掀開了中國改革開放的序幕。小崗村也由普普通通的小村莊一躍而成為中國農村改革第一村。
  萬里1936年加入中國共產黨。青年時代,他就以讀書為掩護,組織學生運動,反抗日本侵略者,並很快顯露才華,20歲出頭就當上地委書記。解放後,萬里雖然官越做越大,但他始終都沒有忘記自己是個貧苦農民的兒子。
  1975年,萬里同志被任命為鐵道部部長,當時中國的鐵路技術非常落後,很多問題亟待改進。有一次,山東發生一起火車翻車事故,萬裡帶著鐵道部有關領導來到山東,與當地鐵路局相關部門共同分析事故原因。在事故分析會開始前,萬里對在場的所有人員說:“今天這個會,不僅僅是一次事故分析會,還應該是一次工作檢討會,大家對鐵道部,甚至對我本人有什麼意見,都可以提。”沒想到,會議開到12點,馬上要吃中午飯了,還是沒有人敢提什麼意見。這時,一位參會者終於忍不住了,實事求是地講了很多問題,其中很多意見直指萬里本人,十分尖銳。中午吃飯的時候,萬里同志特意把這位提意見的同志叫到自己身邊,拉著他的手說,你的意見提得好呀,我們國家鐵路建設正處在一個非常困難的時期,就需要你這種正直敢言的人!
  不久,這位敢提意見的同志很快接到調令,前往鐵道部工作。就這樣,在萬里同志的帶動下,說真話,辦實事,提意見的風氣在鐵路系統迅速形成,為促進當時鐵路事業的發展打下了良好基礎。
  1977年6月,萬里被任命為安徽省委第一書記,開始主政安徽。從皖南、皖東到皖北,從夏日炎炎走到了白雪紛紛。他一頭扎進基層,半年走了3000里路。臘月廿三,萬里來到淮北阜陽一個村子。因為窮得沒褲子穿,老百姓無法出來見他,家裡孩子也只能藏在地鍋裡頭取暖。臨近年關,還有很多農民在為吃不上餃子而發愁。
  回到合肥後,萬里當即主持召開了全省各市縣書記會議。他動情地說:“大別山革命老區的人民,為我們的解放事業作出了那麼大的貢獻。一個當時只有20多萬人的金寨縣,當紅軍犧牲掉的就有10萬人!可是,解放以後,老區的老百姓還是衣不遮體、食不果腹,我們問心有愧呀!中國的革命是從農村起家的,是農民支持了我們,但是進了城,我們有些人就把農民這個母親給忘了!”在他的強力推進下,小崗村的大包乾經驗一夜之間在安徽全境遍地推廣。後來,這個曾經微不足道的小村莊成了中國農業改革開放的一個符號,被稱為“農業改革開放第一村”。
  萬里始終保持著平民本色,對子女要求甚嚴,決不讓孩子滋生高幹子弟的紈絝習氣。上世紀60年代初,中國剛剛走出三年自然災害,處於經濟恢復期。國家號召大辦農業,萬里響應國家號召,將長子萬伯翱送往河南省黃泛區農場勞動鍛煉。萬伯翱成為首都幹部子弟下鄉支援農村建設的第一人。
  萬里鄭重地對萬伯翱提出要求:“想逃跑也是不行的,除非你逃到海外去,那我管不著。另外,你不要總想著回來,否則,就是你回到這個家門口,我也不會讓你進的!”臨走時,從不題字的萬里在厚厚的筆記本上,為兒子寫了兩行字:“一遇動搖,立即堅持。”萬伯翱就這樣背著父母親在戰爭時代用過的行李捲,懷揣著僅夠一個月用的15元錢伙食費,上路了。從1962年至1972年,萬伯翱作為一名普通下鄉知識青年,在河南省黃泛區國營農場勞動,度過了整整10年艱辛歲月。
  擾民是萬里最反感的事,在任時他就喜歡輕車簡從下基層,對興師動眾、前呼後擁的做法極不贊成。從領導崗位上退下來的萬里,對自己的要求是:“不在其位,不謀其政,不問事、不管事、不惹事。”他以此作為對在位領導幹部工作的支持。
  一天,山東省和安徽省的領導來看望萬里,萬里卻說:“你們都很忙,我現在是個閑人,不要因為看我而影響工作。”當他們邀請已經10年未離開中南海的萬里,到家鄉和曾經戰鬥過的地方去看一看新氣象時,他卻搖頭說:“我們下去會給人家添許多麻煩,還是別去了。”
  對此,萬里給自己“出台”了三條具體規定:不參加剪彩、奠基等公務活動;不再擔任名譽職務;不寫序言不題詞。離休以後,他嚴格遵守著自己規定的“三不主義”。  (原標題:萬里:始終保持平民本色)
創作者介紹

cv18cvxpq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